首页 >> 玩家

那些年我们一起攒过的波波

分享到:
波波攒官网时钟图2017-08-14 16:18
  说实话,我的小时候和波波攒没什么交集。
 
  第一次听说这东西,还是在大学的校园里。我们几个社团成员喝得醉醺醺的,开始拼凑起各自兵荒马乱的童年。
 
  大壮哼哧着灌下最后一口青岛啤酒,猛地一拍桌子,“不是哥跟你吹!在我们那个屯儿里,哥可是孩子王!想当年,隔壁小花还偷偷暗恋了我好几年。”
 
  “得了吧,就你这小损样儿,还孩子王呢,可别是带着人家炸牛粪哟。”大葱头笑着推了推大壮,大壮喝的迷了眼,东倒西歪靠在了学霸的身上。
 
  学霸扶了扶鼻尖的眼镜,瞅了眼大壮,硬是用他那小胳膊小腿儿的把一米九的大壮掰直了坐好。
 
  大壮迷迷糊糊的坐好,大喊一声“拍拍波!”。然后在众人的炯炯目光中倒了下去,顺带打起了鼾。
 
  “这大块头刚喊的啥?我怎么觉着听着这么熟悉啊。”老张挠了挠他剃得晃眼的小光头,使劲琢磨着。
 
  熟睡着的大壮仿佛回光返照般猛地抬起头,朝着面前摆放的啤酒罐摆了一个龟派气功波的姿势。
 
  “拍拍攒!拍拍攒!拍拍攒!拍拍波!嘭嘭嘭嘭嘭!”
 
  隔壁桌的小妹妹们听到动静都朝这边看了过来。
 
  众人捂脸,我们不认识他。
 
 
  事情就是发生的如此莫名其妙,大壮发了波之后像是吃了三大罐醒酒丸,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起来。
 
  但是我们几个都很看不爽他。
 
   因为他成功搭讪了隔壁那桌的妹子还要到了手机号码。
 
 
  当然,大壮没被我们一脚踹出去的原因,一是我们都踢不动他,二是他成功邀请了隔壁桌的妹子和我们一块玩波波攒。
 
  What?波波攒?这是个啥?
 
  我们一桌子男人大眼瞪小眼,都懵的一脑子稀浆。
 
 
  可能是因为有女孩子一起的缘故,昔日这群虎头虎脑的狗娃子们,乍一看都显得人模人样的。
 
  特别是老张,那黝黑的头发把他整个人的逼格提升了不少。
 
  等等等等等等,头发?
 
  “哎哟卧槽,你去哪整的头发啊”我凑近老张的耳朵根儿,声音颤抖。
 
  “刚找店长借的,咋样,是不是亮瞎你的钛合金狗眼?”老张顺势撩了撩他那为数不多的几根小刘海,朝我抛了个媚眼。
 
  反正那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饿。
 
  因为没吃多少东西,还全吐了。
 
 
  游戏过程中的细节我已经记得不大清了。
 
  唯一深存在我脑海中的景象,就是大壮在诸多妹子崇拜的眼光下,狠狠地亲了老张一口。
 
 
  或许是那天夜色正好,也或许是老张头上那乌黑秀丽的长发蒙蔽了大壮的双眼。
 
  也就是那天,我们知道了,有种发酒疯,叫做清醒着的酒疯。
 
  我们都很有默契的没和大壮说。
 
  因为那天,大壮脱单了,他女朋友看上他的原因是,他波波攒玩得很厉害,而且眼光不高,应该很好追。
波波攒官方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