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玩家

波波只为你而防

分享到:
波波攒官网时钟图2017-08-14 14:46
  朱老大今天在微信群里发了个两百大洋的红包,没过多久就都被抢光了。
  “老朱好有钱啊!”
  “谢谢老朱啦!”
  “老朱当了老板就是不一样啊……”
  “老大霸气,小弟佩服的五体投地!”
  …………
  平常安静的如一谭死水的微信群,就因为这个红包炸开了锅。
  朱老大,以前在我们初中可是班上抗旗子者也。在那个流行浩南、山鸡哥的时代,朱老大便是我们班叱咤风云的人物,够狠,够义气,够兄弟。当时的他,校服上全是涂鸦,肥厚的校服裤子卷到膝盖,瘦瘦高高的,上课从来都在和周公下象棋,冲撞老师也是家常便饭。而且听班上爱八卦的女同学们说过,朱老大为了自己一起打过篮球,拜过把子的兄弟出头,被教导主任记了一个大过,还扔回家反省了几个星期。这在我们当时那个懵懂无知的时代,简直就把他当成偶像一样崇拜。

  朱老大没有理会这群人的调侃,只是回复道:都快十几年没见了,该出来聚一聚了。收了红包的一个别想跑啊!退给我我也不会收的!
  其他人这才觉得受骗了,都发出懊恼的表情包。
  朱老大的话,没人不听。搁以前,那可是个大大大大大偶像,搁现在,别人可是大老板,听说钱赚的哗哗响。
  在这种看似很美好的大红包之下,其实暗藏着赤裸裸的“威胁”。天上没有掉下来的馅饼,就像枯水般干涸的微信群不会轻易的下起红包雨一样。
  最后,四十人的微信群,除去几个千年僵尸之外,剩下的人都应了这十几年后的同学聚会。

  再来说说我吧。
  一个普通到站在人群中找都找不到的人,一个每天除了洗漱、吃饭、上班、下班、吃饭,睡觉就无所事事的人,一大把年纪,男朋友都没有一个的人,实在不知道有何颜面去参加这个高端的同学聚会。
  虽然家境并不是穷到揭不开锅,但和朱老大那群人相比,也实在相形见绌。
  其实,我不太敢去。
  每天看着朋友圈里的同学们发的动态,漂亮的脸蛋儿,傲人的身材,有钱的男友……我总怀疑我可能过着一个假的生活。
  但朱老大是谁啊!我不去他可能夺命连环call死我,他就是那种爱热闹并且强势的人。

  第二天一早,朱老大就在微信群里发了一张截图——某某KTV某某包房的预定单。朱老大还说明天晚上准时到那儿就好,人来,钱可以不来,这次他请了。
  果然,这消息还没发出去几秒,这群趋炎附势的家伙又举臂高喊:朱老大万岁。
  我看着手机,脑子里就四个字,人傻钱多。

  好不容易熬过了上班时间,冲了个凉,打开空调,站在镜子面前,我突然焦虑了起来。
  “呃……这个平胸……真省布料啊!这个……这个眼睛……十几年了还这么小……天呐,怎么见人啊我的天!”我用手狠狠的揉着自己的头发,“啊啊啊啊啊!要抓狂了!不管了……又不是相亲!”
  没错,我放弃了挣扎。
  微信提示音突然响起,我的好朋友兼初中同学江小花,突然发给了我很多张图片,各种各样的……衣服。
  “张张!明天穿哪个好哪个好啊!!!!!”她激动的打了很多感叹号。
  “随便穿穿啊,又不是相亲。”
  “可是……可是你知道的!我以前喜欢的人他可能也会去!”
  “但是那也是你十几年前的暗恋了吧!而且他好像都没怎么上过微信。”
  “我不管!你难道没听说过同学聚会就是旧情复燃,集体告白的大好时光吗!同学聚会!拆散一对是一对啊喂!”
  “你别是个傻子吧.JPG。那就红色的裙子吧,可以让他一眼亮瞎。”
  “哦!”

 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已经是下午三点了,六点钟的聚会,我简直睡成了猪。还好KTV离家近…
  又是机械般的刷牙……洗漱……然后穿好我钟爱的白t,配上简单的牛仔裤,坐在梳妆台前,我完全不想看镜子里的那个人。
  “呃……今天……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……啊。”我对着镜子,用食指和中指抵住自己的嘴角,让它被动的上扬,真是比哭还难看。
  简单的化了个淡妆,背起个单肩帆布包,踩着双板鞋我就出门了。
  大概五点左右我就到了,问了问工作人员,找到了朱老大预定的包房。推开门,真的……是……超大……的……房啊。
  沙发上已经坐着了七八个人。
  “Hi……”我走进去,木讷的挥了挥手,尴尬的扯起嘴角。
  “张张吧?哇!都快认不出来了!女大十八变啊!小伙子长成女生了啊!”一个有些微胖的男孩子站起来打量我。
  “你是……”
  “我是朱子强啊!”
  我的内心:喵喵喵?朱子强在我印象里一直是高高瘦瘦清清秀秀的啊。
  眼前的这个人,穿着宽松的黑色T恤,一条迷彩短裤,虽然胖是胖了不少,但仔细看看,五官还是依旧清秀。
  “可以啊朱老大!一看就是个富贵人。”我冲他一笑,拍了拍他的小肚子。
  “你可别取笑我了!我这可是游泳圈,水桶腰啊!”他哈哈大笑,用手轻轻拍了拍我的头。
  我看着他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的形状,还是和以前一样,有些痞气,但又不令人生厌。我也回了他一个微笑,便找个沙发角坐下了。
  陆陆续续又来了好多人,大家看起来都很完美无缺的样子,女生有的穿着特别的时尚,有的穿着特别性感。男生们有的一看就像暴发户,有的打扮的像滑板男孩。其实,还蛮有意思的。江小花来了,一身一字肩红裙让她的锁骨暴露无遗,她原本就白皙的肌肤在化了妆之后显得更加可爱,一张樱桃小嘴带着浅浅的笑容,身上散发出一丝柑橘清新的香味。
  “小花吧这是?我的天啊,越长越漂亮。”
  “小花!你这不是仙女下凡了!”
  “没有啦。”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大家都超级好看。”
  江小花,我们班的班花,一个美而可爱的女子。

  等差不多人到齐了之后,朱老大就叫来了几箱啤酒,“今天不醉不归啊!开车的找代驾!我报销!”
  “好!”大家都应道。
  于是,唱歌的唱歌,划拳的划拳,喝酒的喝酒,聊天的聊天,没有人注意到角落的我,但我注意到身边的江小花。
  她看似有些闷闷不乐,纤细的手指紧握着啤酒瓶,时不时的往嘴里灌上一点,睫毛有些湿润,不知道是泪还是汗液,眸子一直看着自己的裙摆,脸有些微微泛红。
  “喂,怎么了。”我用手肘怼了怼她,在她耳边说道。
  “张张,子弹……子弹怎么没来。”她突然看向我,眸子里泛着晶莹。
  我这才仔细环视了一圈包房里的人 ,好像真的没有子弹。
  子弹,就是小花说的,她曾经喜欢的人。
  “可能有事情吧。”
  “子弹怎么没有来……”她还是在碎碎念着。
  想当初小花是特别喜欢子弹的,只是子弹不知道而已,子弹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让小花觉得子弹其实很讨厌自己,小花甚至编造出来另一个名字,一直用那个名字给子弹送吃的,送喝的,做小手工。
  “张张,子弹为什么不在!”她突然摇晃着我的肩膀,大声的喊到。手边的啤酒瓶“啪”的一声摔得粉碎。
 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我们。
  我想她是喝醉了。
  “没事吧?”几个同学上前问。但小花一直还是嘟囔着子弹。
  “我们也都不知道啊!都没和子弹联系了!子弹也没怎么上过微信……”
  “对呀!像人间蒸发了一样。你还好吗?”
  “子弹他……子弹他去年走了。”一个矮矮的男生小声地说道。我对他有些印象,当时就数他和子弹玩的最好。
  “他……走了?去哪里了?”小花抬起头,好像很疲惫。
  “他死了。癌症。”

  整个包厢仿佛平地惊雷,大家都不知道这件事,除了那个矮矮的男生。
  小花先是哭,之后泪流干了就面无表情,仿佛已经麻木一样。
  “子弹他妈的怎么说走就走了!”
  “真的好可惜!”
  “子弹这么久没有音讯一定是在治疗吧!”
  “走了也好……走了也好……癌症的话,活着化疗更痛苦吧……”
  …………
  大家都开始聊起子弹。
  “子弹以前可是个跳蚤啊!”
  “老师都拿他没办法……”
  “他可是特别喜欢玩游戏啊……”
  ……
  “子弹那个家伙,上学的时候可喜欢闹腾了。”朱老大笑着抹去了眼角的泪花,“那小子,有一天神神秘秘的跑过来找我,说他发掘了一种游戏。哈哈,现在想下那小子真是幼稚的要死。”
  “对对对,他还老拉着我玩。”
  “叫什么……叫那什么……有那个火影忍者的…叫啥来着……波……波波攒吧!”
  “哈哈哈哈是的是的。”
  “他一下课到处找人决斗!真是受不了他了哈哈哈!”虽然他们的语气都尽量的想表现出轻松,但每个人的脸上,却隐藏着不可言说的悲伤与沉重。
  这个我有印象。
  子弹每次到快下课的时候就掐着手表,很小的声音跟着倒计时,下课铃声响起的那一刹那,他就猛的从座位上面跳起来,找班上的其他同学决斗。
  本来只是很小声的拍两次手做出攒功力的动作,到最后玩到激动了,身体也随着那个节奏律动。
  “波波攒,波波防,波波攒,波波攒,波波封魔手里剑!”子弹总是越来越大声,然后猛的一叫,“你输了,下一个!”他这样引得班上其他同学都会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驻足观看,然后潜移默化的,都学会了这个游戏,比如我。
  人一多,1v1便不是那么好玩了,于是子弹发明了组队玩法。那个时候我们用黑白配来分组,每个人都想和子弹一组,但是黑白配靠的是运气。
  不过,一个人除外。
  子弹总是说小花特别傻,和谁一组都是拖后腿,那样显得他子弹太欺负人,因此子弹老是说自己当个老好人,带着小花玩。
  小花虽然玩的很菜,但是和子弹一队几乎很少死过。
  “当时子弹可是拼了老命救小花啊!”朱老大叹了口气,“子弹那小子可是很喜欢小花的!”小花听到这句话后猛然抬头,眼里的泪水就没歇着过。
  “这个已经是不是秘密的秘密了吧!”朱老大看了看小花,“你不记得了吗?子弹他老是护着你,我们当时总觉得你不会玩,所以先想干掉你,再解决子弹,但每次你要死的时候,子弹就会用波波攒攒出一个盾给你,哈哈哈。”
  小花瘪着嘴呜咽着,她一定记起来了。
  那时候大家觉得小花很菜,就总会攻击小花。
  “波波攒,波波攒,波波攒,波波千鸟!打小花!”
  小花一下子不知所措,“波……波波……”
  “波波闪,波波防!盾小花。”突然身边传来硬气的声音,不用想就是子弹。子弹总是这样,为小花挡住所有伤害,甚至有时候子弹自己都死了,小花还活着。然后等结束了游戏,子弹就会轻佻着眉,对小花说,你都玩不好,我都被你害死了!哈哈哈!
  小花总觉得这是嫌弃,小花觉得子弹讨厌她。

  “后来子弹跟我说,他喜欢你,但是你那么漂亮,他觉得你看不上他,他也只能装作无所谓的样子。”
  小花哭了,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或许这样说最痛苦的吧。
  “后来大家长大了,毕业了,也就都没把这个当回事。”朱老大又说道。
  “他一直喜欢你。”那个矮矮的男生突然说道,“现在也是。”
  小花的强忍,终于在那一秒钟彻底崩塌,她哭的撕心裂肺,胸前被泪水染湿了一大块。

  我想。
  我也玩过这个游戏。
  虽然玩的也很菜,但是基本操作我还是会的。以前分组老和朱老大一起,朱老大负责攻,我负责防。
  “波波攒,波波影分身!波波攒,波波火遁豪火球!”
  “波波攒,波波挡,盾朱老大。”
  “波波攒,波波攒,波波螺旋丸!”对面的男生将手做出气功波的动作,“打朱老大!朱老大你死啦!”
  朱老大无奈的笑了笑,拍拍我的肩。“小兄弟,加油啊!”
  “波波攒,波波攒,波波防,波波攒,波波回魂术!用本命换朱老大……”

  其实,我也喜欢过一个人。
  他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,而我,一辈子都不会说。
 

 
波波攒官方二维码